家人?

家人對我的意義?

  常常會思考自己需要的是家人或者伴侶,自己想要的、缺乏的是什麼。應該蠻多人都知道我對血緣相當排斥,甚至視作孽緣,但為什麼呢?家人就跟很多你不滿意的事物一樣,你的性別、基因、家境、環境,你不能做選擇的。

  傳統的道德觀影響下,這份養育之恩便像是這輩子最難還完的債務,這份血緣是很難剪斷的枷鎖,即使你不想出生,你也沒有選擇。在能夠無視這份不體貼的恩情並背負道德譴責的罪孽後,反而會覺得生活是如此自在,這份自由卻又令人感到空虛。

家人什麼時候如此不得信任?

  先不去討論別人的家庭或統計結果等,只單論我自己的感覺好了。當家庭裡面你沒有一個可以訴說的對象、沒有一個可以完全信任的對象時,那這便是孽緣了。就如同不去履行責任卻又貪圖好處的流氓,以家庭、輩份、恩情、道德等鎖鍊奴役著我,這種環境我又有什麼好值得去善待呢?

  也許其中有個人值得我尊敬、值得我敬佩,但我並不會想為了一顆珍珠把自己憋死在泥濘裡。時間有前因後果,越久遠以前的事情帶來的影響越大,為了報答這個人也許會影響我往後三五十年的軌跡、自由、興趣。自私也好、無情也罷,我認為生而不該被奴役,不該被期望,不該被拘束。

  而如今,少了信任與支持的家庭卻成為了自由的枷鎖,最簡單的情況就是我惹事時不再讓家裡知道,因為家裡從不會在意我是對是錯,我只會被責罵。在這種過份保守的環境中,我又如何感去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矛盾呢?小時候不擅常社交就被當作自閉症帶去看精神科,而我也只能在醫生面前看起來一切正常好掩飾自己的問題,好讓家人認為我很正常。因為,這些家人從來都以我的問題為恥,而不是想幫助我解決問題或接受我、理解我。

我,很擅長說謊。

  這是實話。

  沒什麼好開脫的。

  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錯誤、逃避懲罰。然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即使沒必要說謊的場合我也很容易以敷衍、說謊、模糊的回答帶過,而我也的確試著去改善。這種習慣我得承認很難改,深植生存本能般的行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

惡性循環

  當我懂得說謊去隱瞞那些家人會視為恥辱的事情時,我便與家人形同陌路了。當他們知道我會對他們說謊後便更不分是非黑白了,那時開始即使我做了對的事情也不會有鼓勵,而即使沒有做錯事也可能會被責罵。久而久之,我開始認為能自己處理掉的事情便不再去告知、不再去分享,畢竟說了也不會得到家人的在乎,甚至會得到惡評或責罵。

  回到家後基本上不會說超過十句話,關上房門活在自己的世界,跟家人的溝通交流成為了一種負擔。敲門聲、電話聲、家人的聲音都會讓我懷疑是否又有什麼麻煩事找上自己了,畢竟每次被點名時通常都不會有好事。那段時間甚至鎖上門裝作出門不在家,直到高職時有理由留在學校時,幾乎兩年的時間都是九點回家好避開家人。

  這時候我才明白為什麼大我好幾歲的兄姊沒有一個想待在家裡的,每個都拚了命想住在外面,離開後也試圖與家裡斷聯好脫離這枷鎖。

渴望正常,或者嚮往成為某些人

  當我以為生活就是這樣時,隨著見識開始知道自己的生活與家庭有多不正常。而我已經習慣了,也並不特別介意獨自生活,但依然會渴望著正常,無比渴望正常。當時有蠻長一段時間我並不喜歡提到家裡,也不斷試著像是正常人一樣社交,更甚至我開始學習那些表面上令我感到嚮往、崇拜的理想人物。

  然而我知道模仿來的特質也只不過是工具,而非自己的能力。學習到理性與冷靜,但實際上自己依然會感性與慌亂,只不過是被包裝起來罷了。最終,我也不過是那些我所嚮往者的複製品,即使我能夠利用那些工具找到生活圈或立足,但我依然找不到歸屬感,也無法真的變成那令我嚮往的模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