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神使」

神使是什麼?

  一開始我也並不知道所謂的「神使」,但的確經常會有類似的感覺。神使是什麼?我的方式理解是,神使通常藉由提供自己的能力去幫助他人思索困難過給予扶助,而神使只為了能夠得到自己社交的養分,好讓自己不被孤獨感給淹沒。

  詳細可以看這篇文章,畢竟也是看到這篇文章(能治癒人心,卻無法融入他人:孤獨而溫暖的高敏感一族)才理解自己有那些神使的行為。

  雖然最終我對神使的看法比這篇文章更廣義些,但具體內容也是差不多的,這些成因也就不講解了,畢竟文章內已經描述得相當通透了。

  我想說的是,很難得會毫不懷疑的接受這一個身分。我並不認為我的共感神經發達,甚至有時候還有點反社會傾向,只不過至少在國高中開始便經常在網路上扮演神使,現實中的社交挫折而從未得到過的在網路上卻如此輕易,即使只是一瞬間而已,我便開始經常透過這種方式獲得滿足感,就像是成了一種毒癮般。

  糟糕、複雜的經歷在扮演神使的同時就如同一種天賦,在以這種方式社交時非常輕鬆,就只是參考過往的自己是否有思考過類似的疑問或困難,分享一些思考的線索或答案。除了社交上,自卑的自己也能從中得到自信,讓自己有一份存在的意義或價值,一種被人需要的感覺,至少到現在我也不否認這成為了我滿足許多感受的主要方法。

毒癮

  然而,這種行為的確像是吸食毒品,在那之後很難用其他方式滿足自己的社交慾望或存在價值。然而這樣得來的親密關係與對方的煩惱只會如同泡沫一般同時破碎,當對方不需要我時我便毫無價值,直到下一次被呼喚時,渴望得到認同的我依然還是會回應對方。

  在一次又一次的扮演神使中,其他的社交能力更難有成長的機會,只善用這個工具的自己就如同找到了一個進化方向,逐漸進化成神使。溫暖、成熟、穩重、可靠等等,逐漸給人認為有這些特質,然而這並不是一件好事。為了能夠滿足別人理想中的自己,會逼著自己至少看起來要擁有那些特質,看似勇敢、堅強、聰明,到頭來也不過是扮演的超人。當這身重擔讓自己喘不過氣,自己才意識到自己並不如他人眼中那麼無所不能,而此時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塊「麻煩磁鐵」。

  身為一塊麻煩磁鐵的感覺其實很矛盾,每當看見訊息、聽見手機鈴聲時都會感覺是麻煩找上門,然而自己卻又幾乎不會拒絕幫助別人,畢竟自己的存在感與價值便是這些麻煩。說來有趣,是不是很像是巫師中的獵魔士?只不過我沒有薪水也幾乎不會拒絕,因為我享受解決麻煩時的成就感與他人的感激或尊敬,直到後來只為了排解孤獨感,只因為他人還記得我而去幫助他。

信任

  然而這種方式在最後很容易與對方疏離,無論是知情太多而使對方感到畏懼,又或是煩惱解決後不善社交的自己無力維持這層關係,最終得結果就是沉入水中,直到下個人向這池子許願。

  秘密,即使自己再值得信任或口風再緊,大多人依然不喜歡知道自己太多秘密的,惡劣一些甚至會打擊我的存在,把我推到陰暗的角落連同他的秘密一同埋葬。鳥盡弓藏很常見,但兔死狗烹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但我又能如何呢?沒有話語權的我在這種排擠中也只會被剝奪最後的一條生路。

  除了背叛,更有可能是被利用。也不是第一次聽到被說人太好等等,但問題是過於激烈的拒絕就像是要一個從不說謊的人說謊一樣難受,這時只能夠層層設限去一次次婉拒。對於熟識的人,曾把信任放在我身上的人,我的確很不擅長拒絕,除了習慣去接受以外,更不想糟蹋對方對我的信任與價值。

孤獨

  說到底,不善社交的過去培養出來是比常人更加畏懼卻又更加習慣孤獨,時間證明我自己並不是不能忍受,只是偶爾需要換換氣便足以。同為哺乳類動物,大部分人活在地上能夠輕鬆的呼吸空氣,而沉重又不善行走的我如同鯨魚,費力浮出水面只為了換一口氣。

  再擅長與孤獨為伍,若沒有換氣的時機依然會溺死,只能像是復健般學著如何「正常社交」,疲勞且不適,但也許有一天也能夠在地上行走、自由呼吸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