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課堂。 心得

前言

  雖說是心得,但我認為閱讀當下的心境、狀態都有所影響,所以稍微贅述一下。我很久沒有在這抒發了,要說的話就是最近沒有什麼在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想法,最近陷入一個相對穩定的時期,思緒自由而不被精神或物質所困。

  但為什麼要說「陷入」呢?可能是自己對這種安逸感到畏懼吧,如果遇到的問題都能輕易回答,那我便無從判定是否是自己借經驗或邏輯自圓其說而非經過思考、驗證過的答案,我擔心自己是否逐漸停止思考。

  如果有一天自己逐漸喪失思考能力,那我相信自己已死。即便肉體再年輕,也如同在社會上那些磨耗光陰只懂得滿足現狀慾望的魁儡、工具。

  目前看到第十九話,只會點出其中幾篇特別有感的部分來聊聊,認識我的人幾乎都知道我不擅長記名人、名言與歷史,看到這部作品中看見許多自己曾想過的想法被用別人的風格說出來其實很有趣。    

  其實一開始第一話的時候覺得這老師並不吸引我,雖然到後來開始覺得他很傻、天真,但依然不吸引我,說白了這部漫畫裡的角色都不吸引我,但他們遇到的問題卻還蠻吸引我的。

  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無論什麼都很容易,非常輕易就會得到他人的讚美與吹捧。但也因為如此,到後來才發現視野很有可能被他人所蒙蔽,因為我逐漸不需要藉由更進一步的能力去證明自己,他人也看不出我進步與否。

  在他們眼中我無所不能,我也不想揭露自己依然會感到遇到困難、脆弱的一面,即使我這麼做也很可能被挖苦「怎麼可能?」、「你一定可以的!」、「別謙虛了!」。於是我只好假裝自己相當從容,遇見棘手的困難便忽視或矇混過去,自欺欺人告訴自己這世界不過爾爾。如果不這麼做就是否定了自己的價值,看見、認清渺小的自己是多麼可怕,那睜開眼就有多麼困難。

  放眼寬闊的世界、承認無限的未知時常常能體悟到許多事情,也許會被人當作目中無人或被排擠,亦有可能頹廢在虛無主義之中,卻能從中看見許多被人忽略的角度與感受。雖然在生命中不太可能接觸到世界的極限,但如果只把視野當作整個世界,那未來將難以成長。

  閉上雙眼沉溺已知的世界很安逸幸福未必不是一條幸福的愚者之路,但至少現在知道那不會是我所想踏上的道路。    

  漫畫中提到這句話時主要是對於善者、惡者的地方,兩者可能各有苦衷而非善或非惡,而高柳認為不用善去對惡那也會成為惡,對於這說法其實我不太喜歡。

    我認為沒有所謂的善與惡,只有以人、群體等不同立場與價值觀為出發點的善與惡,然而大部分人得到的答案是善便是善、惡便是呃。如果今天對我而言百害無一利,那面對眾人聲援的善我也會認為是惡。

  今天如果對所有的人抱以善待,那我認為是愚善,我並不認為人性有多美好。我會將其理解為信仰般的單方面付出,被利用也無怨無悔。這句話並沒有貶意,因為我認為有許多美好的人、事、物值得我單方面的付出,光這點就能讓我感到愉快,但我不會對所有的人事物都如此付出。

  最後呢?我會如何定義並支持哪方呢?無論我是否能得知、理解或包容不同價值觀所做出行為的原因,我都不會在乎他們。我會從我自己的立場去思考該支持誰,除了利益外更該考慮自己的原則與價值觀、得失等,否則我與那些逐利而行的牆頭草有何區別呢?

  我認為「惡」永遠存在,因為彼此的立場、價值觀不同,彼此之間也會認為對方是善或惡,這點永遠不會因為對所有人善待並希望所有人也這麼做就能改變。其實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善與惡,不過是彼此間利與害的關係所做出來的標籤罷了。  

  只要對我有利且不與我的價值觀衝突我便會善待,這樣就夠了。    

  如果areté指的是才能那便很簡單,但似乎不同的哲學家對此的闡述都不太一樣。如果是我,我會怎麼闡述呢?我可能會說是「存在的意義」吧?雖然並非所有事物存在的意義都能被人理解,但既然存在必有其原因或價值,而這也包含了殘酷或負面的意義。

  刀存在的意義是為了切削、衣服存在的意義是為了禦寒,而這些意義都是讓它存在的人所賦予的。如果今天有一個「無能」的人存在了,那會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他被需要所以存在。或許如奴隸般供給勞力、生育率,給人剝削甚至取樂,因此他得以存在。這說法可能有點殘酷,但我們又何嘗對人類所發明的器物感到羞愧呢?甚至有些人的存在不過是因為「不想弄髒手」而得以存在。

  這或許很殘酷,不過這也是為什麼有所謂牲畜、奴隸等存在的原因。道德可能對此感到厭惡,價值觀可能對此難以認同,但這也僅僅是外人所賦予的存在意義罷了,關鍵可能還是在自己所尋找、賦予的意義。

  有些人不見得對他人「有用」,但散發的光輝卻能當作藝術品欣賞或反思,這也是一種存在的意義。
  只要有喜歡、厭惡,只要還會思考與行動,存在的意義便在身旁。

  我覺得這部分挺愚蠢的。善行如果有自我滿足的話就會成為偽善,那麼善行是否非常容易被動機所污染呢?也許有所謂最好的善行,但過於純粹的要求根本就難以達成,對於受善者又有多少會去在意呢?這無非是給自己加上不必要的枷鎖,而這枷鎖的存在會讓受善者得到的更少罷了,何況要找到適用於所有差異人的方法呢?

  要純潔的動機又只能使用一視同仁的方法去行善,那我認為這不過是把善行當作一種遊戲罷了,如同居高臨下的貴族為了樂趣而增添遊戲的規則。

  如果真要加上這規則,那打從一開始這就不是最好的善行了,因為動機早已汙濁。

  最好的善行並非符合規則的善行,而是對受善者最好的善行才對。

  
  關於面具的事其實以前就有想過了,這也是這網誌會建立的原因之一,當時自己處於一個非常混亂、糟糕的狀態。對於自己某些時刻的面具非常不滿意,所以在另一個地方戴上了一個姑且滿意的面具,但卻永遠不會滿意,回首時卻是無數的面具,甚至自己的樣貌是什麼樣都忘了。

  其實每個面具都是我的一部分,也許從一開始就沒有所謂「真實的樣貌」,或者只有在獨處或完全信任的環境下才會顯現「真實的樣貌」吧?

  然而面具不見得是自己打造的,更多時候是映射著別人的期望而成,擅長觀察的人想必經常不自覺打造出量身訂做而精美的面具吧?但如果與自己差異太大又經常戴著這面具時,人會開始自我懷疑、矛盾,越是鑽牛角尖就越是不相信自己,惡性循環之下便如落在地上的陶瓷潰碎,乘載感受與情感的人格將隨之粉碎。

  說到底,會不斷打造新的面具不過是對自己的不自信,沒有勇氣去改變而試圖創造理想的模樣,打算從拋棄過往直接居於理想鄉。

  不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克服。如果有一天我架上的面具都很相似,那我就是成功了。

  這裡指的「善」在我理解看來更像是指他的倫理、堅持過於天真不夠務實,但高柳的沉默也代表他知道自己的弱點。

  無倫善或惡,或者說用什麼原則去生活好了,對我而言力量是不可或缺的,甚至殘酷也是必須的,即便意志再堅強也可能在物理上被瓦解,過於溫柔的婦人之仁很可能會成為弱點。

  溫柔、責任與原則的負擔都很重,在不能肯定自己有多少能力去負擔這些之前最好別輕舉妄動,否則等待自己的只會是選擇與捨棄的痛苦。

  總之,我也認為高柳太天真了。

  無論動植物都有不同適性,同種類的生物也可能如此,不只氣候或飲食上的,也有精神上的,尤為多變的人類更有多樣不同的適性喜好。

  猜想那女性可能在「正確的」世界中遭遇了嚴重的挫折,再也無法相信「正確的」世界中通俗常見的倫理或價值觀。如果她很聰明,要她去相信就如同試著欺騙自己,每次被自己識破只會讓自己眼中的「正確的」世界顯得更加可笑、荒誕。

  但又有所謂黑暗的世界嗎?黑暗的世界就是不正確的世界嗎?我覺得並不能這麼說。

  如果說黑暗的世界就是「非」正確的世界,那什麼又是正確呢?大部分時候應該是指主流所推崇的價值觀吧,所以這裡指的黑暗的世界更像是「非主流/不被大多數人所認同的世界」。

  反過來說,這個黑暗的世界反而是一個更加多元、無拘束與負擔的世界,只因為各種匪夷所思不被理解與接受的價值觀,這灰色地帶被定義為了「黑暗」罷了。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因為寂寞而選擇尋找或放大自己與他人的共通點,想藉此拉近彼此距離來尋求理解、認同與歸屬感,但在這過程又會犧牲許多的自我,這裡的自我不僅僅是自己的價值觀,甚至是創意與時間。

  和他人同化也並非是壞事,人透過互動而進步,藉此能讓人更清晰理解彼此,彼此同化彼此折衷出答案與思想,或是依迸發的火花發現並解決問題而進步。

  溝通或理解需要藉著別人的邏輯思考,久而久之則會使自己的思想染上別人的顏色,無論互動的方式或成敗都是一種同化的過程,溝通和妥協的效率也是同化的效率,撇除「理解與否都不認同」的情況,其實人們無時無刻都在同化著別人。

  只要我們認同了,我們便可能被同化了。
  但又有多少人堅持不想被同化呢?又有何必要被或不被同化呢?
  我想我更多習慣理解但不認同許多事物就是了。

  為自己而活。

  去年的時候給自己這個說法,提醒自己多在乎自己的感受與想法,尋找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長久都為了他人而活,久了會發現自己如空虛的魁儡般毫無內涵,擁有的都不會是自己所驕傲或感興趣的。

  只不過為自己而活和在乎他人的感受上依然需要取得一個適合的平衡,否則依然有可能會使自己成為相當可憎、自以為是的人,也許能過得毫無拘束,但回首會發現自己令許多人受傷。

  至少,要知道自己能選擇,而不是每次都只遵循自我或他人的感覺,為了討好他人或符合他人期望而生存的人,最終只會讓人覺得可有可無,因為最終只會成為一個工具或彌補遺憾、尋求救贖的道具。

  很多人,非常多的人都習慣以滿足他人的期望來顯示自己的存在感或期望得到獎賞或讚美,如果只想從這角度去思考的話,打從一開始就把自己放在下位者了,如果期望平等的溝通或讚美,要讓人知道「示好並非義務」,畢竟「理所當然的事物總會被浪費」。

  對那些隱藏著自己「不正常」的人而言,強行闖入是一種很自以為是而不體貼的行為,但這又有許多爭議。

  如果我們不對這些人做點什麼便會被旁人指責,如果我們試著做了什麼,卻也可能被對方恨上一輩子,有時候我的確也更喜歡冷漠些去處理這些事情,畢竟對方如果不告訴我,那想必對方對我不夠信任吧?或是認為我幫不上忙。

  但看見那些我們眼中痛苦的人們,也許我們眼中解決那些困擾他們的問題並不困難,但他們是否願意接受我們的方法呢?我們能給出的答案是否恰好是對方沒想過的靈感呢?其實蠻多時候我的答案並不會適合別人,我自己也能夠理解自己的答案或方法可能不被認同,但也只能默默看著對方自我折磨、掙扎。

  有點像是重傷的人不想讓人治療一樣,這時候如果家屬要求施行治療,我們該做嗎?

  我看我還是冷漠點,除非當事人需要我的幫忙,不然還是別多管閒事,因為這種自以為是的雞婆被恨上一輩子並不值得。

  這裡的正義更像是現在所謂的「政治正確」,人沒有變,正義卻隨著時代變了,這些被沖上了河岸的人們也就不再是正義。

  有時候會思考,我們真的有那麼在乎「正義」嗎?或者只不過是順便把自己放在符合自己當下價值觀的立場罷了?也許我們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義,可能不過是恰好這份「正義」符合自己或自身立場群體的價值觀罷了?

  所以我們真的是主動定義期望的正義嗎?或者不過是從當前自身的價值觀或立場去衍伸出的正義,然後隨著時代、時間與自身立場改變,或是被時代所淘汰?

  隨波逐流與食古不化,會只有這兩種選擇嗎?

  很多時候我們依然會有不想認同的正義,也有可能會有不用變通亦能恰能通達的正義。

  人也會成長,有可能會改變,這也能說是隨波逐流嗎?

  其實後面幾話關於主義並沒有太大興趣或感覺,所以沒有什麼觸動感,甚至關於正義也是,真的令我感到驚艷的還是前面那幾話。

  說說對這部的想法吧,先講些膚淺的。
  雖然不太確定,但相當懷疑老師的性向,其中有些文字暗示,我不太確定是不是作者故意想讓我們這麼懷疑或真的有這樣的安排,畢竟日本對於性向上的風氣還是相當保守的,這對於高柳若有似無的情史與感情觀也許能說得通。

  有些畫面很騷,但大部分畫面會讓我有點突兀感,可能是畫風、體態、姿勢的關係,所以欣賞不來。

  再來是讀後感。
  雖說空間是在校園為主,但其實裡面蠻多成人甚至老人都不見得去思考過的問題,這些問題也如高柳所說並非必要,但對於心靈豐富或偏執的人而言卻是一種自我探索甚至尋找救贖的方法。

  在附錄中的故事有提到,作者也是因為周遭親人求生留下的筆記而得到的靈感,有時候人們不是為了素養、心靈的豐富或學術而去思考所謂的倫理或哲學,而是為了活著。

  這些堅強的人為了給自己一個活著的理由,一個可以說服自己去堅強面對困難的支柱,探索或建立自己存在的意義。

對「倫理課堂。 心得」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