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o與性

性別

  其實大多時候我並不會太在意性別這件事情,無論是對誰而言。

  雖然明顯自已就是個生理雄性,而且我也不太會認為自己應該是雌性或其他性別。但我並不太喜歡社會對於性別的期許或觀念,無論是服飾、化妝或氣質、社會責任等等,但我依舊為了讓自己生活輕鬆些而妥協。因此我是雄性,帶有一點雌性氣質的雄性,雖然會想嘗試一些「比較雌性的事情」。

  對他人而言我並不太在乎對方的性別,和待會會提到的性傾向有點關聯,因此我相當尊重對方對自己性別的認定。但可能因為生長環境、社會觀感等關係,我可能沒辦法完全設身處地思考,對此我很樂意能聽聽一些不同角度的觀感、想法。

性傾向

  我在意的是互動的感受,透過觸感而非雙眼去感受互動的感覺,感受互動時的溫柔、情緒、意圖、刺激,感受過程中我和對方真實的模樣和情感,因此性別沒有什麼影響,總體而言自己應該事屬於泛性戀。

  我想有人會好奇我是什麼樣的類型,我是個Switch,我並不是所謂的0、1或不分。我喜歡過程中彼此爭奪主導的感覺,像是野獸間撕咬、掙扎的感覺,比起單方面的服務,我特別喜歡這樣互相服務、壓制的感覺。

  綜上述所說,其實我對靜態的肉體是少很多感受的,並且對人類會少上幾分慾望,因此大多時候所謂的賣肉照對我來說並沒有吸引力。雖然我依舊能夠試著讓自己有反應,但通常這會困難許多,更多時候這種性行為是為了服務對方為主,而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感受。

Yiff

  我的確會很喜歡以狐狸的方式互動,無論是喜歡用臉頰蹭蹭對方、靠著對方或窩在對方旁邊,我喜歡被當作狐狸對待,會喜歡被摸摸頭、搔搔下巴或愛撫腰臀。但僅限於親密對象,身為狐狸之前我是個野生動物,所有在得到我信任以前的對象做出越界的行為都會令我直接離開或報復。

  實不相瞞,我的確特別容易被狐狸型的氣質所吸引。很多時候都會說狐狸就是騷、好色、受等等,無論是或不是,我的確更容易從選擇成為了狐狸的對象身上找到更多共通點,這些共通點通常會讓我和對方相處更融洽。

  有時候我也會很好奇我所想的共通點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會這麼渴求同類呢?雖然這樣說很怪,自己比較喜歡能夠具有野獸氣質的對象,如野生動物般堅強成熟、能如動物般互動的感覺,若不是這樣會有一種服務對方的感覺,會少了一些能從對方身上得到的感受。

迷惘

  說對性不迷惘是不可能的。

  我是雄性,也會想踩上高跟鞋穿上裙子替自己化妝,打上耳洞替自己裝扮得漂亮些。但實際上我並不是不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別,而是不滿足於性別限制了自己的可能性,表面上還是能夠妥協、私底下還是有機會滿足。

  對於性傾向就沒那麼容易了,當同學們傳閱著成人照片、影片的時候很難說自己會對其感性趣。因此在那之後便尋找更深入、更刺激的事物測試自己,也是那段時間明白了自己對表面上的模樣很難有反應,更多依賴的是觸感以及許多非直接的抽象感受。

  到後來更清楚了自己對人的審美與性的連結又是多麼的薄弱,尤其自己還是個「人臉盲」更難以很清楚對人進行審美,只能模糊的判斷「好看」、「還可以」、「不好看」。

  此外就是自己的審美逐漸變得「自然」,不太會被那些光鮮亮麗的模樣吸引,更在乎的是言行舉止所散發的氣質與感受,這才確認自己會喜歡一個對方或能很自然的對其有性反應的主因並不是性別或樣貌,而是涵蓋了樣貌、個性、價值觀以及許多成分而成的氣質。

  我也得承認這種結論配上自己這種被動的個性很難以找到對象,但這種孤單說白了就是自找的,但還是會想繼續尋找那些自己感興趣的對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