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o對社交關係的想法

前言

  過去經常談論到社會定義了我們常用到的幾個名詞與其內容,諸如伴侶關係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其中有多少無形的義務或責任,最終我們會從中得到哪些感受,我們會對這些關係有什麼期許呢?

  這種制式化的關係可能無法定義我所期望的關係外,也許還會增加我社交的負擔卻得不到所需要的感受,這也是為什麼我會需要去反思這種關係是否適合自己,或者需要調整甚至重新建立屬於自己的社交關係。

  對我而言,大部分時只會有和不同對象時的距離差異,我願意讓對方走到多近與以多親密方式互動的差異。就算是同樣的距離的兩個對象,他們能給我的感受也不同,這也影響了我會想用什麼方式與他們互動,與對方能有什麼互動就不是看屬於什麼樣的社會關係,而是我願意與對方進行哪些互動。

  放寬了所謂的朋友、摯友或伴侶等關係的思維之後,對我來說這些關係的界線模糊了很多,甚至一定程度上並不需要用這些名詞去定義我和對象,更多是為了讓人理解那個對象與我有多親密而使用這些關係描述。

Sofa Chill
Art by Edesk – Sofa Chill

社會與社交關係

  從小到大的環境告訴了我們各種關係,並不是由我與他之間的能夠得到的感受來定義關係,而是以互動的方式更貼近哪種社交關係而定,饒口些就是「因為我們互動像是朋友,所以我們是朋友」。

  許多人所認同的朋友能一起出去玩、陪伴對方,但不會有過於親密甚至形似伴侶的舉動,所以我們與朋友的互動經常去想該不該、能不能做什麼事。我們會擔心自己的行為是否越線,即使是期望的行為也會懷疑是否冒犯了對方,甚至引來第三者側目,畏懼著關係的改變是否影響原本的情感或造成關係破裂。

  建立關係後的互動方式經常會受到環境所制約,除了自己的常識以外我們還會去在意外人的眼光。當眾人看見相近年齡的兩人親密擁抱、相互依靠時,許多人都會認為他們是伴侶,若不是眾人所猜測的常識關係時便很容易遭他人異樣眼光看待。

  有些人會把不同的關係看作不同的區(Zone),想像著從朋友到摯友或戀人間是個大峽谷,越過是天堂或墜入其地獄,甚至因此把「亦師亦友」看似跨區的關係奉為佳話。

 常識中有些關係是不常或不能夠重疊的,關係會因為傳統、習慣甚至法律而有其特殊性,譬如認為伴侶不能是同性、不能有多個伴侶、有婚約的伴侶會具有排他性等,這些都會造成我們定義身邊人關係時的限制。

  雖然看起來似乎老說這種制式關係的不是,但實際上這是一種非常方便的整理社交方式,否則也不會使用至今了。我會覺得所謂的「朋友」、「摯友」、「伴侶」等就像是不同的分類標籤,對此有一定共識便能很清楚明白彼此的關係、親近程度。當彼此說對方是朋友時,彼此都能很快速自己在別人心中的位置與能做什麼,也能夠很輕鬆使自己符合社會價值觀。

  但若將制式的關係視為不可動搖的規則,不去理解對自己的影響與面對自己的感受,這可能會使自己的社交關係多慮、佇足、迷茫或限縮。

Warm Up 2020 - Sad
Art by iPoke – Warm Up 2020 – Sad

感受與需求

  回到彼此關係之前,關係的來源可以有很多種,無論是依據彼此的感受、相處方式或開始就打算把對方放在什麼位子,彼此從對方身上得到的感受都是決定這段關係該處何種位置、有什麼特性的主因。

  要重新定義或個性化自己的社交關係,理解自己的感受與需求非常重要,仔細觀察對方給自己帶來的哪些感受,安全、責任、不安、溫暖、可靠等,這裡的感受非常個人化,沒有標準且是非常原始的。

  每個對象能給自己帶來的感受都不盡相同,能夠恰好滿足自己需求的情況只能說是運氣好,畢竟人生不是拼圖或幾何拼板那麼剛好。常會覺得拼圖或幾何拼版的框便是常識關係的框架,而每個不同的對象都是不同形狀的拼圖或拼板,若循規蹈矩便會損失了一些有趣的可能或作出必需的犧牲。

  每當我們越複雜、越了解自己,我們對於關係的理想就會越仔細,對於無法契合的部分絕大多數我們都選擇「磨合」,但這便讓這段關係多了一絲負擔,太多負擔的關係往往會令彼此感到心累。

  而這也是我想個性化自己社交關係的原因,可以保留更多彼此的個性,彼此可以不必為了保留或享有這段關係而遷就或改變太多,便能以自己的意願主導框架而非常識。

  我可以分散自己的依賴或信任感,藉此避免將自己的情感孤注一擲,也能讓自己能夠得到更多不同角度的支持與想法。也許我還處於框架中,但我的框架是不規則型的精力,而我的拼圖是對方給我的感受而不必是完整的對方,至少我自由了許多。

  當我能夠依據自己需求的感受與能提供的感受尋覓關係後,我只需要特定面向上契合即可,而不需要一個完美的對象來扶持。這種情況下我可能會有多個對象來滿足感受,對方在需要時有個能夠喘息的空間而不用擔心拒絕使我感到難過。

  雖然聽起來很理想,但依舊會有些不足的地方。至今我也不敢說自己毫無佔有慾,甚至偶爾會忌妒其他和親密對象親近的存在,而這時我便需要提醒自己「我並不擁有(完整的)他」,要穩固這種關係不只依靠彼此給予對方的感受,還需要仰賴彼此的理解、尊重、信任與默契。

  這種模式可能在傳統關係前引人非議,感情而言可能不如傳統的一對一關係穩固,但也更加自由。如果想經營這種關係會需要更多的心力、更寬闊的思維,無論是對自己感受的認識或理解他人的感受及想法,要如何分配自己的精神在各個關係上。

  這些都沒有標準答案,這是屬於自己的道路,我們需要的、看見的、身處的都不見得相同。

wastelalch2-letter.jpg
Art by Jonathan Vair – Fox Wanderer

野生動物的信任感

  最早以前我會把信任感當作是彼此身上足以威脅對方的砝碼,猶如所謂的恐怖平衡。但事實證明這不能夠經營健康的社交,因為我往往不敢露出脆弱的一面給這些「信任的對象」,若我這麼做便是將自己推往不利的境地。

  後來我不經好奇,信任感的本質是什麼?其實最終我依舊不敢說自己有找到確切的答案,但若從野生動物的互動來看卻又似乎如此單純。對野生動物來說,信任錯誤的對象便很可能是死亡甚至更悲慘的下場,無論是對同類或其他生物,或者是不能夠理解的事物。

  尤其是那些獨行的野生動物究竟是怎麼去信任周遭的一切呢?無論是先天、後天或本能或學習,都將成為他們判斷眼前事物可不可信、安不安全的要素。

  受過人虐待的狗自然會對人類非常警戒,但如果重新培養了他對人類的信任,他是否還記得曾經傷害過他的人呢?他會把會傷害他的人及對他有好的人區分嗎?至少觀察而言我認為會的,他們會記得那些令他感到不快的特質或氣息,也許不那麼準確甚至對此歇斯底里。

  但這警惕了我,我也許害怕受到傷害,我也肯定會記得那些讓我感到不快的特質或氣息,但我必須要去瞭解真正可能會傷害到我的要素,我必須要不斷的深挖自己對於各種細節的感受,否則我也會對周遭令我起不快聯想的一切事物歇斯底里。

  當我清楚了這些感受,甚至明白了其中可能的關聯,那麼我信任的便不是一個「對象」而是「自己的判斷」。這種判斷也不只作用於信任,我也能夠判斷出那些能夠令我感到安全感、親密感甚至能共鳴的特質或氣息。

  藉由累積並仔細消化過的經驗與知識去嗅著那些味道,雖然我依舊神經質而嚴苛於社交對象的選擇,但至少我能很清楚知道我需要什麼感受,深度的相處後便能知道對方的特質是否是自己需要的,而這也不僅是對於親密對象而已。

  如今,我能很清楚知道我喜歡和對方相處時的原因有哪些,而不僅是喜歡或討厭和對方相處,我也期望能藉此運用在非常規的個性化關係中。

Running From My Shadow
Art by Alaiaorax – Running From My Shadow

個性化的親密關係

  談到個性化的關係,總覺得要提一下開放式關係(Open Relationship),開放式關係相較於傳統的單一伴侶具有更多的自由,然而我並不太喜歡Wiki上對開放式關係的說法

  我會認為開放式關係不一定需要有個主要的伴侶,甚至會把開放式關係包含所有和我較為親密的所有對象。

  說到主要伴侶與承諾,我會認為這比較像是半開放式關係(Semi-Open Relationship),這種大多會和主要伴侶有所承諾,可能是對非主要伴侶的關係會有特定的限制,諸如可以和主要伴侶以外的人親吻、愛撫但不能性交等,端看如何約定。

  我認為兩者的差異在於半開放關係會因為與主要伴侶的承諾,而對關係外的人有個界線,而開放式關係的成員對彼此承諾與否或對於關係外他者的界線純看自己斟酌,開放式關係中的每個個體都是獨立且不受承諾拘束的,但處在開放式關係中的我必須為我做的選擇負責

  雖然我在關係中是獨立且不受承諾拘束的,但我會衡量與親密關係人彼此的感受或對我判斷的信任而有個隱藏的界線,因此避免四處隨意發生性關係或選擇糟糕的對象使親密關係人不滿。

  再來說說為什麼我會在這談開放式關係。

  我會藉由與彼此互相的感受來決定彼此的關係,甚至我會想把常規的感情關係拆解成對安全感、親密感、信任感或性等的需求,在那之後便從多個對象上試著滿足我的需求,這能讓我從多個對象得到的感受拼湊出一個更接近理想的對象。

距離理想很遠,但終究是有個方向了。而我也不用畏懼一次失去所有的感受。

  當我的的情感關係來自於多個對象時,若是失去其中一個對象相對而言也就不那麼痛苦,因為我付出的精神與依賴感是分散的,而且從中我能保有獨立與自己的個性。

  當然,對於開放關係的對象我也會有不同的區別,也許我會特別喜歡其中一個並為他付出更多精神,但我並不會覺得他必須是我的主要伴侶,也會有幾個特別親密互相認識且知情。

  經營開放式關係需要更多的信任、溝通與理解,在開放式關係中和做的選擇或一舉一動都可能會觸動關係成員的神經,譬如讓親密的關係知道你對他人的慾望或和他人有多親密的互動,這些都可能會考驗對方的佔有慾,而且開放式關係會比半開放式關係放棄更多佔有慾。

  以上是我自己對開放式關係的想法,但每個人的開放式關係都可能有所不同,但最重要的便是建立適合自己的關係。

  說到底,無論是哪種開放式關係都需要更寬闊的思維與胸襟,彼此需要的信任也不亞於傳統的單一伴侶關係,這並不會是一條捷徑。

Cooks In The Kitchen
Art by GoldenDruid – Cooks In The Kitchen

最後

  對於自己的探索還有很長一段路,還有許多未完善的部分,我不能說這肯定能幫上什麼忙,但希望能夠讓閱讀過的人得到一點靈感。目前只有這些,但未來肯定還會有更深的體悟或想法,屆時會再繼續整理並紀錄。

  很高興生活到現在的經歷能造就了現在的我,也很幸運能夠遇上那些我所愛慕、信任的對象。

  也許未來如願以償,也許會是一敗塗地,但我想我不會後悔。

I'm on my way to heaven
Art by Johis – I’m on my way to heav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