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1

  有一種自信是一無所有,理性或許是找的理由與藉口看似合理, 爬上峭壁的勇敢也許只是不敢看向下方而毫無退路, 生存者可能只是不畏死亡時運氣好,並且運氣不好時畏懼死亡。

  有點像是犯罪,有些犯罪者會留下破綻。 希望被看破、被認同,鄙視那些看不見的人,可悲是自己如同祈求關注的孩子胡鬧, 拒絕了大部分人只想得到理解者的認同,挑剔的同時品著自以為是的孤單苦澀。

繼續閱讀

面具、霧面玻璃、黑暗中的火炬

面具

  因為感到不滿意,試著去改變、隱藏自己那脆弱的一面,告訴自己要堅強。看著眼前一個個理想的人,想像自己撫著的臉龐如同他們一般堅強,想像那理想的模樣雕刻出面具後戴上,告訴自己也能跟他一樣。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每個人都信了,所有人都認為你很堅強、強大、聰明,似乎什麼都會,無所不能。但此時分別叫做「責任」、「害怕」雙手狠狠按住那面具不讓你取下, 明明都是自己所想像的,那雙手為何如此有力?

繼續閱讀

內向?距離感

對我而言外向與內向是什麼?

  「內向」多半被貼上害羞或不善言辭等標籤,但至少以我而言會覺得這些標籤中絕大多數都是誤解與刻板印象。

  內向不過是較容易疲乏於社交,可能是一對一、一對多、多對多等等,其中幾個較為拿手或全都都不拿手,但無論多擅長於社交,內向者社交時是在消耗精神,擅長社交或話題熱絡與否差別於消耗得快或慢而已。

繼續閱讀

不夠強大,不夠勇敢

  天真無邪的雙眼望著前方背著獵物的老獸,老獸肩上的鹿首隨著腳步晃阿晃,鹿的脖子上有被截斷的箭矢柄,幾分鐘前他俐落的一擊致命博得老獸的稱讚。

  「爺爺,為什麼我們要用弓箭狩獵呢?明明我的牙齒都已經長出來了。」小獸呲牙咧嘴露出尖銳的犬齒,想證明自己長大了。

  「因為不夠強大。」語調很平靜,老獸似乎早習以為常了。

繼續閱讀

標籤

整理、分類

  其實很久以前就很希望能用類標籤雲的方式管理自己電腦的檔案,只不過實際運用上依然沒有找到理想中的工具,大部分要從作業系統層面的更改才有辦法。

  這樣有什麼好處呢?譬如一個文件,上面同時有兩種以上屬性,但一般狀態我們也只能把他放入一個資料夾,最多就是建立個捷徑到另一個資料夾,但這依然無法快速、方便、直觀的找到這個檔案。

繼續閱讀

伴侶

伴侶是什麼?

  為什麼我很喜歡提「伴侶」,而不是情人、愛人、配偶呢?根據字典或維基百科,大部分人會把伴侶當作上述三者,但其實伴侶也包括了朋友、同事甚至其他任何一起生活、共事的任何人。我會喜歡這個稱呼便是因為他的廣義性,他可以是婚姻對象、寵物、書本、性對象,然而它並不會有社會定義的規範來檢視這關係是否完整或符合他人的期望。

繼續閱讀

關於「神使」

神使是什麼?

  一開始我也並不知道所謂的「神使」,但的確經常會有類似的感覺。神使是什麼?我的方式理解是,神使通常藉由提供自己的能力去幫助他人思索困難過給予扶助,而神使只為了能夠得到自己社交的養分,好讓自己不被孤獨感給淹沒。

  詳細可以看這篇文章,畢竟也是看到這篇文章(能治癒人心,卻無法融入他人:孤獨而溫暖的高敏感一族)才理解自己有那些神使的行為。

繼續閱讀

空虛感

追尋

  對於各種事物的渴望與對於自我的盲目令人困於無止盡的迴圈之中。

  我追尋的事物到手後也只會如泡沫般消失,只是我不了解自己想要的?或是貪得無厭不知滿足?甚至是身為人便無法滿足?在逐漸消失的成就感中並沒有答案,只會留下一陣空虛感。

繼續閱讀

認同感

認同感是什麼?

  對我而言,認同感其實屬於一種歸屬感。認同如字面上意義所指,這是對於一件人事物或抽象概念的認同,對於它們存在意義與價值的認可。而我又覺得它又能區分成對己與對他的認同,如同每個人對於同一件物品會有意義與價值,其實每個人對於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價值與意義。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