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裝 Cross-dressing

  先說個重點,我並沒有扮裝(女裝)的癖好,也不為自己的性別認同苦惱。只是自己喜歡美的事物,也會希望自已能成為那樣的存在,所以偶爾嘗試看看那種感覺。

  在今年九月時在Plurk上發現了偽娘基地的訊息,是個提供協助男性扮裝的地方,能付費讓專業的人幫忙化妝打扮、借服裝,也能出去走走。打定主意想去試試後,也和親密對象提了這件事情,只不過我後來忙到忘記了,直到他提起這件事才想起來。

動機

  如前面所述,我並不認為這是自己的癖好,而是當作深度的打扮,然後把自己扮演得更像是社會上的常識女性。雖然性別認同是男性,但其實並不太在乎自己該是男性或女性,也並不刻意追求男性或女性的氣質,只是為了方便且是事實而承認自己是男性。

  過去也有過女裝的經驗,卻都並沒有這次那麼徹底,只是覺得有趣或好看而去嘗試,或者為了活動需求而扮裝。為了讓自己平凡、正常些,在外也不可能會這麼做,甚至絕大多數時候都不會有人把女裝和我有所聯想。

  因此我沒有徹底扮裝成女性,在外如一般女性般活動過。

  這次嘗試除了是想看自己能到什麼程度以外,也是想測試看看自己是否會喜歡這樣的感覺,會不會被認出來或被關注等。除此之外,還想試著和他在外有親密的舉動,牽手、親吻、擁抱等等,但這些都只放在奢望的程度,想想就好。

變身過程

  事前其實並沒有想好自己會想穿什麼衣服,想說到現場看看有沒有合適就好,因為可能會露腿露手所以前一天除毛了,包括鬍子腋毛都拔乾淨了。我想我會一輩子記得自己除完毛的小腿觸感,但應該沒有那麼多精力不斷除腿毛,現在我巴不得腿毛快點長好,剃過長出來這段時間刺刺的不舒服

  到現場後挑了一陣子衣服,找到了一件感興趣的上衣,是黑色蕾絲長袖而且相當貼身,我對自己的身材腰線稍有自信所以選了它。

  而闆娘也給了建議,這件衣服適合搭黑色緊身長褲或長襪、褲襪配熱褲,我就拿著衣服去換裝了。換裝後發現因為自己身體比例較長(狐狸身體較長才是正常的好嗎),因此衣服下擺較短很容易露腰露肚子,雖然有點大膽但其實我並不介意,但闆娘還是替我換了件類似的。

卸妝前拍的,示意一下衣服的樣式,然後我還是要抱怨自己的青筋很不好看。

  挑好衣服之後也穿上了胸罩、NuBra(士林喬奶王真的名不虛傳),闆娘怕這件衣服胸口處太單調也給我挑了個適合的飾品,並以髮夾調整了胸前不合的地方。

  接著就是開始化妝了,仔細的把臉上的鬍渣、汗毛等都整理乾淨後,修眉、遮瑕、雙眼皮貼、假睫毛、眼影等等我都認得,但一開始用某種膠帶(後來才知道這好像叫瘦臉貼)修正臉型(男性的輪廓較於尖銳,要修得更柔和些)的方式真的讓我開了眼界。

  化妝過程中無論是痘疤、黑眼圈、眼袋等也都被整理得乾乾淨淨的,並且為了與服裝風格般配而畫上較為典雅、知性的妝容。

  我沒有用現場的假髮,但自己的頭髮沒做造型會太單調,闆娘細心的綁了公主頭(額上的前髮往腦後繞去綁起來,且在綁起來的地方用髮飾夾著),以電燙棒將左右鬢角處各燙了兩捲(類似雲朵燙?)做層次,細心噴好定型液順便遮住修臉型的膠帶。

  最後用木瓜霜潤唇後,擦上唇色口紅便大功告成。從挑衣服開始歷時兩個小時左右,但其實時間過得比體感快很多。

  其實有個很大的遺憾,就是整理完造型後我並沒有拍照存下來,我覺得那可能是我這輩子最美的時候了。

外出

  扮裝完畢後,借了外套與高跟鞋就出發了。出發前他問我待會要怎麼樣互動,是朋友還是約會?我既高興又很期待,因此婉拒了基地中偽娘的午餐邀約,就這樣牽著手出發了,應該已經足夠像是女孩子了吧?畢竟我們都沒有在關係或性向上出櫃,雖然時代較開放了還是很在意他人眼光。

  我們去附近吃了拉麵,在那之前也有和他提到會需要他幫我說話,畢竟我不會偽聲,只能由他替我點餐了。而我也不太敢抬起頭,生怕自己的喉結被人看到了,還好應該沒有被人發現。

  午餐後我們走去附近的國小,一路和他聊著天,就像是一般的情侶一樣。他說我似乎常被人關注,但我巴不得更不起眼一些,很害怕會被認出來。還好午後的小學恰好沒什麼人,我們就在那休息了一下,也有些許親密的行為,聊著這次既正常又不正常的微妙約會。

  後來真的覺得想脫下高跟鞋了,也許是不合腳的關係,我能感覺得出有些起水泡或破皮了,我們便從小學走回了基地。

正常與不正常

  前面有提到,目前我們還沒有公開關係也沒有出櫃,所以未曾在外親密互動過。雖然現在社會風氣較為開放了,但看見兩個男性在路邊擁吻可能還是會讓人覺得突兀,或者至少我們的確會害怕別人投來這樣的目光。

  只是我不像他所認識的我,除了妝容以外,我更扮演著社會中常見女性(那套衣服該有的風格)模樣,氣質、禮貌或稍微有點拘謹。我能感受到他望著我傻笑並不是因為外貌,而是有許多複雜而難以述說的感受,矛盾、違和感、衝突感等等。

  在外人的眼中我們的互動看起來很正常,只是個男性牽著女性,或者親密的擁抱、接吻。但在我們心裡,我們卻知道這並不正常,因為這不像平時的我,也不是他習慣的我,卻因為知道本質依舊所以能如常親密互動。

  也許能在外有親密舉動這件事情讓我很高興、滿足,甚至能如伴侶般約會,但這像是把自己從一個框架(普通的男性)中放到另一個框架(普通的女性)裡,好讓自己能做原本不能(不敢)做的事情。

  也有其他很混亂的的想法、感受,但真的很難以言喻。

事後

  感謝闆娘的巧手能讓我擁有最美的一段時間,並且體驗了非常特別約會。也許哪天會安排好約會行程再來扮裝吧?這次太倉促了,也沒想到會以約會的方式在外走走。

  可惜的是沒在剛扮裝完成時,把最美的時刻拍下照片紀念,我想這也是讓我會想回去嘗試的最大動力之一。

卸妝前,拆掉了修臉型的膠帶,所以能看見左臉頰後較方些,而且走了好久髮型都亂了。

我想要訂製/購買毛裝?

  恰好有人提到,就把一些想法放上來,畢竟早已思考這個問題許久了。

  我會想要有毛裝嗎?當然會想要,但這涉及金錢與背後許多想法,想要什麼樣的毛裝、願意付出多少代價,以及我是想要毛裝或者藉由毛裝來得到什麼等等。

  先放上懶人包答案:穿上毛裝並不能給我帶來理想的感受,也許我會在哪天因犒賞自己或一時衝動而購買,目前只是當次要的奢侈品來看待(雖然30歲前計畫有這項目標但不保證完成)

購買動機

  獸迷們會想要有自己的毛裝有很多原因,如果要說毛裝能為我帶來什麼,大概是能讓人覺得我更像是我的獸設。其實這點我覺得蠻可惜的,我會想成為獸設並不是想只為了讓人覺得我像是我的獸設,而是我會想要自己擁有那份觸感、特徵與感受。

  想用臉上的長吻磨蹭親密對象的頸脖、耳後,從中感受彼此毛皮的觸感與溫暖,而不只是空有形式的互動,這就像是戴著厚重的手套摟著愛侶,卻得不到一絲溫暖的回饋般空虛。

  想用牙齒與舌頭幫對方梳理毛髮或親暱舔舐對方的臉頰與喉間,我更喜歡這樣去表現承認、喜歡與愛意,而不是用說的告訴對方「我喜歡你」或是「我愛你」,也許是我口拙,但這對我更自在些。

  但毛裝做不到,或者說目前做不到。因此對我來說,毛裝僅是相似的,卻無法滿足需求的選擇。

– Artist by Storiel (圖片有裁切過,完整圖片來源這)

對穿毛的感覺

  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喜歡毛裝,也許這是自我實現的一個方法,但是距離理想還是太遙遠了。

  毛裝除了會很大程度剝奪我的觸感,笨拙而厚重會讓我沒辦法靈活的動作,勢必還需要有人幫忙導盲,在這種情況下,不自在與不安全感也會限制我的活動。我大多數時候會想要自由而輕鬆的感覺,比別人對我的外貌、觸感更加重要,毛裝也不像是一般的裝扮,要從中取出能夠妥協的中間值相當困難。

  再來是自己怕熱不怕冷,要不是怕外套放到發霉,天氣沒有20度以下也是愛穿不穿的,但在25度以上的天氣只要稍微活動就可能開始出汗,一直很羨慕那些天氣舒爽涼快的國家。也因為這樣,可能我一年只有不到幾天的時間會想穿毛吧?

  有毛裝的獸迷許多都在經營自己的角色,無論是毛拍、獸聚互動等等,但我可能會有點懶得這麼做。一方面來說自己較為內向甚至孤僻,也不善於與非親密者有肢體互動;二來是不想花太多心思在這上面,畢竟不知道費心經營毛裝的人氣對自己有什麼意義。

  也許我能夠藉著毛裝而更有名,成為別人所喜歡的毛,卻不見得能因此認識到與自己有類似想法、觀點的同類。用不理想的方式(不是我能自我實現的方式)在不契合的環境(與主流相違的偏好與個性)想尋找同類(相似價值觀或偏好),不用深思也知道相當困難,只能說是藉此拓展自己的社交圈而已。

毛裝的審美

  毛裝雖然是盡可能的還原獸設,但還是會有許多限制。

  外觀而言,毛裝會嚴重受到人體的比例影響,為了獸首的形狀,頭的比例必然會被放大,頭身比會因此受到影響。若要看似趾型會需要塞上填充物或機關,使腿部會更加肥大,進而影響到腿腳與身體的比例。

  也因為多上一層厚重的毛裝,整體而言會肥厚一圈,許多細微的肢體語言帶來的氣質因此消失,許多動作要相當誇張才能夠給人看到、感受到,這使得對特定氣質的發揮變得更加困難。也許這是為什麼以冷酷、帥氣、活潑、可愛風格的毛毛會較多,而撫媚、靈巧等需要較細微肢體動作去表現的風格較困難而少見到吧?

  除了比例,毛皮的觸感也很重要,觸碰毛裝給我的觸感常會很突兀,品質較差的毛會有種塑膠的感覺。而且目前的毛裝就算有毛的觸感了,也很難有毛皮的感覺,這會讓我大多時候只會很輕(只摸毛不摸皮)或用手背(觸覺較不敏感)去觸碰。

  其實訂製毛裝的想法在一年多前就有了,思考著風格、功能、細節、價格等等,並且持續更新筆記,而其中特別喜歡擬真的毛裝,最理想便是 Clockwork Creature 的毛裝。

  甚至之前 Clockwork Creature 的製毛師要把她的毛裝二手販售的時候我也跟著去競標了,想著二手也許價格會較低一些,早早插旗等結束前再來看有沒有需要競標,但那已經超過自己預想的負荷範圍了。

  也許是原擁有者或角色人氣的關係吧?想到提出修改細節也許會讓喜歡她的人失望或不滿,最終在精神層面上也放棄了競爭。前面提到的許多原因讓我對大多數的毛意興闌珊,但不得不說我很喜歡她,很少數會有毛能讓我有那種衝動想觸碰甚至擁有她(做了一年筆記又糾結很久,看到她卻能不假思索把預算開上6000鎂)

當時競標的毛裝

毛裝與獸設

  因為毛裝很難呈現獸設而讓我感到困擾,如果毛裝沒辦法像獸設,那我就不太能接受指著這個毛裝來代表獸設。這就像是明明照片中的是自己,但偏偏要打扮成不像照片中的模樣(甚至失去許多氣質、特質),然後自認打扮後的模樣是自己、是照片中的自己,這會讓我感到非常的混亂、煩躁而不能接受。

  後來有想了很多,是否要購入二手毛或另外做個毛設等,想藉此避免前面提到那種煩躁感。但購入二手毛我變需要把自己代入成另一個角色,而設定毛設又更麻煩了,獸設已是自己投射的情況下又要設定一個毛設角色且代入。那麼穿著毛裝的我是否更不自在,更像是在扮演某個不是自己的角色呢?這似乎本末倒置了。

  所以我暫時放棄了擁有毛裝的想法。

  一直到上述的競標時才發現,也許性轉的獸設來當毛設是不錯的想法,相同的特徵、名子,只是性別不同,反正我也沒有性別認同上的堅持。

  因此這個想法便在我腦海裡紮根了,我可以藉著這微小的差異(性別)去說服自己那是毛設,她除了性別與自己不同,毛裝無法實現獸設的差異也包含在其中,至少我能因此承認她是我,但與我有些許差異。

  她(性轉的獸設)是我(獸設),但她(毛裝)不是我(獸設)。

  雖然競標毫無懸念失利了,但也讓那糾結的想法有了解套。

總結

  如上所述,至少現在的毛裝並不能滿足我所想要的感受,最多只能在一定程度下達到自我實現(外人對我的觸感、視覺),或者藉此拓展社交圈,但這都並不是我迫切想要的。

  動機相當的微薄,卻要付出金錢、社交精神、不適感去穿著毛裝,暫時覺得並不值得這麼做,所以現階段並不急著想購買毛裝。

  如果自己哪天物質上不在乎這種程度的金錢,或者完成了什麼值得犒賞自己的目標,那麼我再來訂製自己的毛裝吧。

Mino對社交關係的想法

前言

  過去經常談論到社會定義了我們常用到的幾個名詞與其內容,諸如伴侶關係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其中有多少無形的義務或責任,最終我們會從中得到哪些感受,我們會對這些關係有什麼期許呢?

  這種制式化的關係可能無法定義我所期望的關係外,也許還會增加我社交的負擔卻得不到所需要的感受,這也是為什麼我會需要去反思這種關係是否適合自己,或者需要調整甚至重新建立屬於自己的社交關係。

繼續閱讀

煩躁,關於親密感

煩躁

  雖然暫時自己的狀態已經相當穩定了,即使大部分時候都能夠清楚的整理自己的感受並試著去接受或處理,但依舊還是有些讓我感到不解的煩躁感。

  估計是個失眠夜,伴隨著不太穩的情緒內容會相當混亂,但想想還是決定寫上來做個紀錄順便整理自己的思緒,期望未來能夠找到答案。

繼續閱讀

倫理課堂。 心得

前言

  雖說是心得,但我認為閱讀當下的心境、狀態都有所影響,所以稍微贅述一下。我很久沒有在這抒發了,要說的話就是最近沒有什麼在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想法,最近陷入一個相對穩定的時期,思緒自由而不被精神或物質所困。

  但為什麼要說「陷入」呢?可能是自己對這種安逸感到畏懼吧,如果遇到的問題都能輕易回答,那我便無從判定是否是自己借經驗或邏輯自圓其說而非經過思考、驗證過的答案,我擔心自己是否逐漸停止思考。

繼續閱讀

幼稚

成熟的外皮

  被說過成熟,但有時依舊會覺得自己很幼稚,因為本質的自己的確很幼稚,僅「有時」才會意識到這點,很厭惡,但自己又如何才會算是真的成熟呢?

  披上一層皮,告訴自己該如何做,說話前該思考什麼、做事前該注意什麼,但在一些場合時卻往往會忘了該如何去做。成熟的人又該是怎麼樣呢?該如何將那些刻上骨髓呢?或者他們的皮不那麼容易滑下呢?是否走上了個誤區,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繼續閱讀